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丰收高手论坛 > 高枫 >

哀悼、伤逝、追踪、质疑--音乐才子高枫身后谜团

发布时间:2019-06-19 08: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九月,沉寂了多时的歌坛终因高枫那扑朔迷离的病危死亡事件而喧嚣了起来。一时间,圈内圈外的、沾边的不沾边的各色人物纷纷登场;大道的小道的、善意的恶意的传言四处流散……

  然而,当我们尝试着拨开层层烟幕,透过事件表面,看到的却是娱乐圈的另一种繁荣:同性恋、滥交、吸毒、暴力、用身体换取利益……

  这在大圈子小圈子里已是公开的秘密,只是那些在光环笼罩下的才子佳人们谁也不愿意捅破而已。

  我知道,高枫入院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了,我还知道圈里很多人都明白,但是都不好说什么,网上的口水是很可怕的,男的会认为跟高枫有一腿,女的会被他们骂去检查身体。

  我不能想象那个永远昂扬而自信的家伙会被肺部感染击倒,会躺在特护病房里昏迷不醒,背着PCP的骂名,任由他的亲属,经纪人,公司对外张罗一切……我当然不想承认高枫是圈里第一个在那种名目下逝去的才子。(高枫生前好友洛兵)

  作为歌坛上为数不多的才子之一,高枫已经走了。大大小小的媒体上关于他的生前幕后的声音也渐渐地弱少了。我们原本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但是,为了这个圈子、为了这个歌坛、为了那些支撑着这个圈子这个歌坛的人们,我们有理由更是责任:追踪事件的始末,把真相说出来——

  9月15日在高枫住院后的第五天,其经纪人通过熟人转弯抹角地向媒体散布着“高枫因染上PCP病毒性肺炎生命垂危,生还机率不过1%”的消息。

  第二天(16日)开始,各种主流或非主流、传统或非传统的媒体均以醒目的大同小异的标题报道了高枫病危、不久于人世的消息,虽然各家媒体没有直指高枫患的是艾滋病,但几乎无不例外地把有关PCP肺炎的医学常识罗列一旁,其用意不言而喻。

  然而到了第三天(17日),高枫经纪人突然改口,先是在网站后又当面对守候在病房外的记者说高枫的病情出现了奇迹,并把高枫的生还机率从1%一路飘升到80%。

  18日,还是那个经纪人,撇下了昏迷中的高枫,领着高枫的舅舅作客新浪网,在与网友聊天中干脆推翻了两三天前的一切说词,把原先可能是艾滋病引发的PCP肺炎说成是连北京最好的医院都无法确诊的疑难杂症。

  19日,高唱过“大中国”的高枫在屋外已是一片喧嚣声中安静地去世。高枫死后,他的经纪人大唐更是放言:高枫之死比梦露之死更具悬念。

  高枫经纪人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哪句真哪句假?其实我们不难判断。只是让人不免联想到:一年前毛宁遇刺住院时,毛宁所在公司曾经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了一个“毛宁上街买水喝,遇歹徒抢劫”的故事,然而北京市公安局很快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真相:系被“同志”所伤。

  在高枫病危的那些日子里,他的经纪人大唐就像是一个地震源,每天散布着或多或少、或真或假的消息。面对来自媒体和圈内人士的指责,大唐似乎也有太多的委屈。

  “他们老说我说瞎话,为什么他父母对我没有意见呢?他们为什么不质疑我。媒体老质疑我,他父母为何不发表意见?网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弄过去的,这些都是他父母允许我的,包括允许我给他们儿子穿衣服。”

  “诊断没出来的时候,媒体问是什么肺炎,我说好像是PCP肺炎,因为医生说很多症状很像,但也很像肺囊肿。庆幸当时把病说得很重,PCP肺炎的消息一出来,就有很多人送药。虽然没起太大作用,但至少多活了五天。如果没有报道的话,就不会引起多方面的关注,如果当时没有报道是PCP肺炎的话,可能他就悄无声息了。”

  “我是根据他每天的表现来判断的,没有什么根据,医生也没有什么根据,这种垂危的病人很难说。我还隔着他父母一层,好多事都要问他父母,不能直接问医生。医生没有权利告诉我。”

  “我看到医生的证明是最准确的,他的死亡证明写着肺部感染引起呼吸衰竭,那我能怎么办?要质疑,也是医院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我就按证明说话,当初怀疑过肺炎、肺气肿,高枫自己也曾经怀疑过是像邓丽君一样的哮喘,这些都是怀疑,媒体愿意选择PCP肺炎,因为很危言耸听。”

  “我对得起高枫!对得起高枫的父母!对得起他远在美国的妹妹!我觉得这就足够了,我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我问心无愧!”

  明星丑闻的屡屡曝光已使他们身边的人练就了如何让“咸鱼翻身”的诀窍。遇刺的毛宁可以坐着轮椅上台赚取歌迷的眼泪;杨钰莹可以面对媒体大谈她和走私犯的恋情;吸毒入狱的苏永康出狱后还是频频亮相;酒后驾车撞人的谢霆锋更是用所谓的暂别来赢取歌迷的同情……法律可以给那些违法者以应有的惩罚,但我们的道德尺度却无力关照这些法律管辖之外的角落。

  按理说,对高枫病情病因,最有发言权的是医生,然而面对记者的采访,北京协和医院明确表示:“协和医院不接受这样的采访,也从未对外发布过有关高枫病情的言论,所有消息都是大唐自己说的,‘协和’的责任只是治病,大唐爱说什么说什么,‘协和’不予置评。”对新浪网上大唐出示的北京协和医院关于高枫病情诊断的证明书,“协和”表示:“只有病人出院时,才会得到这个证明书,住院期间,院方不会给病人出具这样的证明。”

  有记者从卫生部了解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等有关法规规定,患者及其家属有权就病情向就诊医院提出保密,倘若医院违反病人及其家属的隐私权,将可能被其诉诸法律。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及其《艾滋病监测管理的若干规定》也明确规定:从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诊断、治疗及管理工作的人员,不得向无关人员泄露有关信息。由此看来,不管高枫是因为什么病死亡,协和医院的不合作态度本身是无可挑剔的。

  按照高枫身边人的说法,今年春节之后高枫就开始发烧、胸闷咳嗽,开车时连系安全带都硌着疼。但为了筹备新专辑,也就没当回事。9月2日,他觉得状况不好,于是当天和4日分别在北京两家医院就诊,都没有查出问题来。6日,经北京协和医院确诊,他患有PCP病毒性肺炎,当时高枫的肺部已经全部坏死了。11日入院治疗。13日,高枫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困难了,院方于是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15日下午,为了最后一丝希望,医院施行了最后的抢救:一根管子插进了他的肺里,外面接上了呼吸机,高枫从此昏迷不醒。

  根据多位医学界权威介绍,PCP病毒性肺炎学名弓行起肺炎,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毒。这种病毒不会侵害正常人,只有免疫功能极其低下的人才会感染。也就是说只有三种人可能被传染:一为肿瘤病患者,二为曾做过肝肺移植的患者,三为艾滋病患者,其中艾滋病患者最为普遍。通常感染此病毒的患者会在几日内死亡。此病的大部分病例发生在国外,国内目前仅有几例。

  不过,高枫的母亲很快出面驳斥高枫得艾滋病的传言:“不是的,没那么回事。有些人总把娱乐圈内的人想得太坏。”高母还表示,现在外面有很多关于高枫的不实报道,像什么切开喉管、妹妹从美国回来探视等。

  也许真如高枫母亲所说的那样,娱乐圈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恐怖,也许圈中不乏洁身自好的人,也许媒体的追逐迫使他们的隐私被放大,可是吸毒而死的朱洁和姚二嘎、发疯的何勇、跳楼的谢津和陈宝莲、遇刺的毛宁和鞠鹏……难道非要等到整个圈子不可救药的那一刻,公众才能知道那被包装过的真相吗?

  我们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开始争着说话,可是高枫已经走了,他也不会在乎后来的这些风波了,所以我可以明白告诉你,高枫后来的确是同性恋。

  他的生活在平常人看来可能的确是不正常的,那么我想与其别人倒污水,还不如我们朋友自己站出来挑明了,高枫是才子,不是完人。(高枫生前好友黄先生)

  我其实早有了心理准备,接受高枫突然离开我们的残酷事实。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今年7月的一天,我在一个朋友家里遇到了高枫,我对他开玩笑地说,今年他的身体会出问题,但是他的专辑会卖得不错。话刚说完,高枫就对我的话表现出了兴趣,因为当时他已经有了一些咳嗽、发烧的症状。也许是这个原因,高枫在他还清醒的时候想到了我。(高枫去世前最想见的人之一 台湾歌手黄安)

  这不仅是高枫个人的事,也让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点感触,原来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是那么脆弱,我们应该懂得珍惜生命。(高枫专辑《最好的礼物》制作人常宽)

  或许是中国人的习俗吧,一个具体的人因为他的死,可能变得不那么真实了。在他经纪人、亲朋好友和娱记们的描述下,死去的高枫几乎成了才华盖世、善良孝顺、完美无缺的人了。我们不想也无从查证那些描述的真伪。但我们要说的是,即使那些是高枫的特征,一定也不是他的全部。我们更愿意在这些零碎的片言只语里看到另一个更真实一些的高枫其人。

  随着各类媒体对高枫事件铺天盖地的报道,各界看法开始出现分歧,媒体之间也分化成两大阵营,从而引发了一场关于知情权与隐私权的大争论。

  北京晚报18日发表的评论,对娱记们的职业操守提出质疑:“多数沉浸其中的娱记此时想过高枫家人的感受,想过他们此刻的悲伤、无助与绝望的心情吗?”随之,中国青年报也载文指出“作为高枫及身边人,他们保护自己名声是正常的,他们没有警示社会的义务。”

  与此同时,更多的媒体和学界人士认为:“公众有知情权,媒体有自己的职业伦理——弄清事实。”“让媒体像高枫的亲戚一样关照其情绪并不现实。”“一个公众人物,当你从社会获得更多利益时,你就应该想到自己同时赋予的责任。”北京大学教师焦国标更是强调:“必须有破坚冰的事件出现,否则艾滋病防治很难真正进入公共领域。目前我们对于艾滋病主要是捂着盖着……艾滋病就是一种病,而我们往往认为得这种病的人就成了狗屎,说也不能说、看也不能看、谈也不能谈。只有打破这种禁忌,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北京新报发表的《假如高枫真的与AIDS握手》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我们大谈保护公众人物隐私权的时候,有谁替那个请高枫做广告的服装企业想过?假如真如推测,高枫当时已经知道自己身患艾滋病,那他有没有告知对方的责任?那个企业有没有知道高枫病情的权利?”

  有人说,高枫病危死亡事件很像电影《大腕》的真人版,只是这个真实的结局让人感到莫名的悲伤,不知是为了高枫,还是这个娱乐圈这个歌坛,或者那些渴望知道也应当知道真相的人们。

http://npc-online.net/gaofeng/45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