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丰收高手论坛 > 陈秀雯 >

香江忆旧录美如洋娃娃张国荣初恋女友如今身上的伤口数不完

发布时间:2019-06-07 12:5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上方“蓝小姐和黄小姐“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最近,《东方日报》用很大一幅版面报道了著名漫画大师黄玉郎和前女友倪诗蓓争夺儿子监护权的新闻。

  “在香港你说自己不晓得谁是黄玉郎,就如你在日本说自己没听说过手冢治虫与宫崎骏般丢脸;看港漫你说自己不识《龙虎门》,就如你看日漫不识《龙珠》《灌篮高手》般丢脸。”

  至于另一位当事人倪诗蓓,则要注明她是张国荣前女友,或许才能吸引来一些眼球。

  由于身边有一些相同经历的人,所以对倪诗蓓这位特殊的母亲一直以来都有关注。如今黄玉郎一纸诉状,要夺回她儿子的监护权,不禁也唏嘘嗟叹,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这翻脸后的夫妻,却比任何人都刺刀见红啊……

  要知道,这纸诉状的背后,承载的是倪诗蓓18年的苦楚。从当初冰清玉洁的“张国荣女友”到如今“身上伤口数不完”的落魄妈妈,倪诗蓓18年来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也几乎放弃了属于自己的人生。

  如今哥哥已经离开人世,倪诗蓓也不复当年的风采,只能说悲欣交集,人生无常……

  倪诗蓓,人如其名,年轻的时候美得像洋娃娃,甜美可人,浑身散发着柔美诗意。她早年是模特出身,给《姊妹》杂志做过服装模特,还做过亦舒的书模。

  ▲当时倪诗蓓只有13岁,长了一张童颜无敌的脸,朦胧梦幻的大眼睛,散发着忧郁的光彩,因为被《姊妹》杂志主编施盈盈赏识,成了这本杂志的模特。《姊妹》当年是风靡香港的杂志,1970年创刊,即攀销榜第一名,内容包罗万有,医药、美容、时装、食经、明星动态、小说、杂文应有尽有。那时亦舒年方二十五,出道不久,被《姊妹》约稿,成了《姊妹》的长期作者,她赴英读书的费用,全凭《姊妹》稿费帮补,因而对《姊妹》有一种非常深厚的感情,她不讳言说——“我不妨坦白说一句,自问写的最满意的小说,全刊登在《姊妹》上。最喜欢的,一篇叫〈慰寂寥号〉,都尝试演绎时代女性遭遇的苦楚。”可以说《姊妹》成就了亦舒,而亦舒亦为《姊妹》攀上更高的销路。

  ▲倪诗蓓(左)长得美还不算,还加之身材高挑,有171cm,所以她非常顺利地做了模特。

  那个时候,倪诗蓓就已经遇到了张国荣,只不过两人没什么交往,也只是认识而已。

  摄影棚里拍服装照,总会遇到演艺圈里的明星和新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遇见了当时最红的歌唱新人“张国荣”。

  杂志安排了我们二人拍摄服装照,我们很合拍也谈得很开心,并交换了电话号码。

  14岁时,参加了亚视举办的《慧眼识新星》,后来加入丽的电视台,开始了演艺生涯。1980年的时候和张国荣合拍了电视剧《对对糊》,也因此开始了恋情。

  ▲《对对糊》讲的是四对俏皮男女的爱情故事,是一部青春喜剧,还有一对现实中的真夫妻林国雄和陈秀雯加盟。其中张国荣和倪诗蓓这一对最为打眼,真正是男的帅女的靓,金童玉女的组合。

  有一天哥哥打电话给我说:电视台开完大会决定新剧集演员的名单,有我俩的演出。

  《对对糊》剧里的角色就是一个单纯的少女,我和哥哥是一对恋人,同剧的都是年轻的演员,我也和剧中另一女主角文雪儿成为好朋友,拍摄期间发生不少状况,经常笑声不绝。

  ▲此剧依然是一部青春爱情剧,此时张国荣正处于奋斗时期,尚未大红;此外,剧中还有大美人关之琳及文雪儿;几对年轻人在剧中饰演刚踏出校门的男女,蛮轻松欢快的节奏。

  如果说倪诗蓓的苦难人生中还有一丝丝残存的美好,那么一定是二十出头的她和同样二十多岁的哥哥之间那段纯恋。

  那时候张国荣尚未出名,没钱没车,两个人收工后就去吃东西看电影,过着一般年轻人的日子。

  不过这段恋情没有维持多久,1982年两人拍摄《凹凸神探》时就已经分手,回到了普通朋友的身份。

  ▲根据这则报道,那时张国荣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情绪不够稳定的人”,他说没有心理准备在这个时候就结婚,为了免累人累己,故此不敢随便闯情关,他说倪诗蓓“是个聪明、理智的女孩子,她懂得掌握和安排自己。”

  和张国荣分手后,倪诗蓓有不少人追求,最有名的是汤镇业。那时候汤镇业是名副其实的花心大少,彼时跟翁美玲尚有纠葛,跟倪诗蓓也暧昧不清。

  翁美玲去世三个月后,汤镇业就转身对倪诗蓓开始了猛烈的追求,但倪诗蓓自始至终没有承认过这段恋情。也许真如她所说,午夜梦回经常梦到阿翁,这也太惊悚了……

  后来,倪诗蓓和丽的解约,转而去了台湾发展,开演唱会、拍电视剧,倒一直勤勤恳恳,但始终没怎么火起来。

  ▲倪诗蓓拍过1986年台湾华视的《葫芦奇兵》,1988年又陆续演了中视单元剧《欢乐游侠》和八点档《情义无价》等。

  ▲出唱片时也走过性感路线。无奈她真的天份不高,演技平平,歌声也平平,所以就一直不温不火。

  就这样,倪诗蓓过着她不温不火的前半生,不算多么幸运,但也比一般的女孩强了不少。有着甜甜的美貌,有着几段纯爱的感情和一两个帅得不要不要的前男友,被一些男生追逐,尚有事业可言,可以赚些钱过着体面的生活。

  直到她遇到了传奇人物黄玉郎。在香港这片热土上,很多人赤手空拳打下江山,实现了阶层的跃升。黄玉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仅有着传奇的发家史,也同时在感情上花弗无边。

  倪诗蓓现在回想这一生,也许所有苦难的开端都源于那场“不太对”的恋情,倪诗蓓遇到黄玉郎,也开启了她凄楚的后半辈子。

  香港的媒体很有趣,总是有一些脑洞大开的比喻。比如说到黄玉郎的情史,用的形容是“水蛇春咁长”,意思是像水蛇卵一样长。

  黄玉郎1950年生于广东省江门市,6岁到香港定居。从10岁起就在香港的《中国学生周报》、《青年乐园》、《快报》等投稿漫画。13岁那年,他应征进入《时代漫画日报》出版社当小工并兼当画工学徒,月薪仅有140至200港元。但好景不长,不久便因漫画业萧条 出版社倒闭而失业。

  在那个年代,香港经济尚未起飞,画漫画书是只能混口饭吃的卑贱职业。但黄玉郎就是有那样不认命的野心,他向父亲借了1000元钱,开办了一家漫画出版社,出版《笑画世界》漫画。这是黄玉郎人生首次创业,自编、自绘、编辑及印刷。

  ▲这就是黄玉郎第一本杂志,当时黄玉郎还叫黄玄生,后期由当时出版公司老板丁小香建议改为黄玉郎

  1970年,黄玉郎迎来事业上的第一次巅峰,他构思的《小流氓》天时地利人和,横空出世,成为全港销售量最高的漫画。

  ▲香港社会一直都有黑社会文化,《小流氓》的问世正赶上香港的特殊时期,经济不景气,犯罪率高,黑社会组织泛滥。黄玉郎笔下的小流氓由对抗街边烂仔,到对付地方性有组织黑社会,引得人们共鸣。而那时武打巨星李小龙的电影深深影响了香港,更间接刺激《小流氓》的销量。

  那时,他也收获了第一段婚姻,同为漫画家的马梦妮由徒弟成为了妻子,后来合作过很多作品。两人1971年结婚,育有两子一女,但是在1987年以离婚收场。

  ▲马梦妮是香港少数成名的女性漫画家,擅长画鬼怪题材。她最早是黄玉郎的学生,后来黄玉郎赏识她的才华,便与她走得很近。马梦妮的很多作品都是由黄玉郎画封面。1987年二人离婚后,马梦妮便远赴加拿大生活。

  《小流氓》的成功让黄玉郎大肆扩张事业版图,收购了多家媒体。1985年,香港市面上所有漫画都由玉郎公司出版。1986年8月12日,玉郎机构正式挂牌上市,发行股票。至此,黄玉郎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打拼15年后,已拥有十亿身家。

  花花绯绯的事情不老少,1987年与妻子离婚后也更是打正“钻石王老五”的旗号谈恋爱,更有了资格追逐年轻貌美的女明星——时年37岁的黄玉郎和当年只有16岁的黎姿开始了一段忘年恋,婚一离,此事便可以公开了。

  据媒体报道,当年黄玉郎对黎姿确实非常上心,“送礼物从不手软”,还为她在尖沙咀的香格里拉酒店大搞豪华生日派对。

  不过好景不长,87年香港股灾将黄玉郎苦心打造的辉煌毁于一旦,不仅失去了玉郎集团,更涉嫌讹骗公司公款,1991年1月17日被判入狱4年。十亿身家的黄玉郎再度面临一无所有。

  入狱前,为了不拖累对方,黄玉郎倒是颇为豪情义肝地和黎姿分手了,也真是一派港剧的风范。

  黎姿当年也是抱着“要做人家老婆”的决心和黄玉郎开始了恋情,被分手后,用了“晴天霹雳”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境。很多年后,她回忆这段恋情还是尽显怀念。

  不过,这次入狱的打击没有让黄玉郎销声匿迹,他和很多富商不同,他是有手艺在身的,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的画笔就是身家性命,只要还能画,就可以东山再起。

  所以1993年8月,出狱后的黄玉郎集结了很多漫画界一流好手,成立“玉皇朝出版集团有限公司”,竟然真的再次辉煌起来,成为香港最大的漫画出版公司之一。

  几起几落,见多了人生大场面,黄玉郎已经是商界和感情中的老油条,也是在这个时间,黄玉郎结识了倪诗蓓。

  回香港不久,东方电影公司的黄百鸣先生约我碰面,说有一部计划与中国合作的戏,想找我碰面聊聊合作的细节。当天他也约了好友漫画大师黄玉郎,结果因为电影颁奖典礼,百鸣迟到一个多小时。

  因为这次的缘份,很快我们便开始交往,他时常会亲自画一些漫画小卡片送我,这让我既骄傲又感动。对于我们之间年龄上的差距,经常视若无睹,只记得到他对我的浪漫和体贴。

  以前常听人说,爱情是盲目的。当时的自己总对这句话有些嗤之以鼻,以为这不过是一句夸张、耸动的话语,直到自己捂住耳朵,一头栽进漫画才子的情网而不自拔,才知道这话一点不夸张。

  其实黄玉郎确实算得上情场高手,既有成熟男人的稳重和体贴,又擅长搞点小浪漫,再加上实力雄厚,在情场上基本上没有失手。当年黎姿为了他也算是要死要活一回。

  黄玉郎和倪诗蓓二人相恋,很快便有了儿子,只是一直到生下儿子多年,黄玉郎也始终没有和倪诗蓓结婚。

  当年与儿子的父亲交往了七年,对于未来的事他一直避而不谈,我以为爱就是要包容、体谅,处处以对方的意见为意见。

  怀孕后,他说公司要准备上市,这两年不能注册办婚事,因为风水大师说不利,他答应二年之后再登记注册。

  也许像黄玉郎这样的漫画家,创作是他的常态,维持丰富而鲜活的精神世界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所以和这样的创作者在一起,恋爱的时候有多甜蜜,之后就伴随有多大的伤害,因为他注定要追寻更新鲜、更刺激的情感。

  此时,对于倪诗蓓来说已经算是修行的开端,而随着儿子渐渐长大,她才发现噩梦才刚刚开始。

  儿子和其他的同龄孩子,表现在外的差距越来越明显。到了3岁多,带他上街他会无缘无故的吵闹、情绪失控。

  例如外出用餐时,点了他不喜欢的食物,因为他不会说话表达,所以直接躺在地上,双脚乱踢,发脾气来抗议。

  为了不伤害到儿子,我要用双脚去夹住他的脚,用双手护着他的头,以免他拼命反抗时撞在桌脚上。有时他抓紧我的头发不放,痛得我眼泪直流。

  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对一个家庭具有毁灭性的打击,很多心理学的研究证实,自闭症儿童的家长是比孩子更需要心理矫治和引导的人群,很大概率母亲会陷入巨大焦虑,而父亲会不自觉地逃离。

  所以,这时候黄玉郎和倪诗蓓的关系也降至冰点。不仅对孩子缺乏关心,很少照顾家庭,爱交际爱应酬,花边麻烦不断。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深夜,自己一个人无助落泪,很想问一声:“儿子的爸,你在哪里?”

  他一直以来的生活作息,几乎每晚有应酬,不到凌晨不回家,回到家又已经累趴了,连话都说不了几句。即使在儿子被诊断出自闭症之后,也是一样!

  有些时候即使在一起已经十年了,在儿子生病后,两个人感情特别容易发生磨擦,趁虚而入的女人总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毕竟男人的身体和心理,和女人非常不同,偏偏他桃花比别人都多。

  试过接过一通电话,对方直接说:“带儿子看病最好小心点,不要被车撞。”那个当下,我已经准备好骂回去,可是对方讲完就挂断电话。

  有一次我收拾书房,发现他有另外一部手机,手机内的短讯,煽情的字句,令我不堪入目,想到儿子患病,他还这样……我的精神状态几乎近崩溃边缘!

  有一天儿子的父亲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自己神经,生个仔都系神经。”我当下泪流满面,完全不知道曾经深爱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话竟然像刀一般,狠狠的刺进我的心。

  在和儿子相依为命的十多年间,倪诗蓓卸下了所有的角色标签,她不再是张国荣的初恋纯爱,也不再是漫画教父的曾经女友,更不是明星或演员,她如今只有一个角色,那便是一位自闭症患者的母亲。

  放弃了自己的生活——“为了患有自闭症的儿子,我放弃了再有的爱情,十多年献出了全部的爱给儿子。”

  所以我们看到中年之后的倪诗蓓已经没有一丝丝往日明星的影子,她看起来和普通的香港师奶并无二致,不太保养,皮肤已经松弛,甚至更显市井气和落寞,在很多照片和采访中,她已不太会笑,想必已经习惯了生活的沉重感。

  她和黄玉郎之间,也已经恩断义绝,互不来往,关于儿子的事宜,还需要通过黄的秘书来传话。

  ▲去年,倪诗蓓带着儿子回到香港,每周儿子会和黄玉郎共度周末,然而倪诗蓓说儿子每次从爸爸那里回来都会出现莫名其妙的伤口,质疑黄玉郎照顾不周,两人常常为此事争吵。

  也无怪倪诗蓓心寒,在她数着身上的伤口时,已经67岁的孩子爸爸黄玉郎已经又准备和二十多岁的小女友结婚了。

  ▲2017年8月,黄玉郎在司仪陈百鸣的见证下,向小自己36岁的女友求婚。

  黄玉郎情场得意,事业也顺风顺水,他不仅坐稳了香港漫画教父的宝座,也心心念念进军内地市场:“每个人10块钱,如果有5000万人,那你想想这个利润!”黄玉郎似乎又要开始新的宏图大业,他兴高采烈,似乎完全忘记了身后还站着那样一对悲怆的母子。

  这次黄玉郎要入禀法院夺回儿子的监护权,也许是觉得自己对儿子的亏欠已经影响到个人形象和公司前途,也许是他说的“倪诗蓓已经有自杀倾向”,但无论如何,这样残忍地割裂开相依为命的母子,终是这段悲剧中最令人无法接受的结局。

  有时候看到倪诗蓓的故事,感觉她的人生有一条齐整整的割裂带。在黄玉郎之前,她是个再典型不过的港女和艺人,有一些小骄傲,有点性格,不少人追,也有钱花。

  她也许会像千千万万个小明星一样,努力泊个好码头,嫁个略有些实力的富商或演员,做相夫教子的老婆,一辈子也就那么平平无奇地过去了。

  但是,由于她的儿子,让她的人生带上了一抹挥不去的悲剧色彩。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为了儿子,她放弃了很多,牺牲了很多,看似她被命运摧残得已经体无完肤,但是她也在这摧残中修炼了自己的内心,用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硬颈,直面了自己被改写的人生。

  是的,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种难以承受的痛苦,做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是其中之一。再向老天索要公平已经不现实,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接受这个不完美的现实,并有勇气走好今后的每一步路,问心无愧地陪伴孩子一程,足矣。

  而更多人能做的,是努力地提升这个社会对于自闭症人群的容纳和理解:在遇到这样的问题孩子时,不因为他她的怪异行为而施以异样的目光;会有更多的志愿者和专业力量投入到自闭症患者的康复训练中;并且,期待未来,科技和医学能够到达治愈它的殿堂。

http://npc-online.net/chenxiuwen/28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